接驳

每一份新日历的到来,无论是电子版或实体版,都是一个起始的提醒。好比在机场接驳下一趟班机时,搭客的注意力从上一趟班机,速速地、但又很自然地,转移到新的班机。下一个飞行旅程,又是一个起始。经过两个海关检查

亥年,接驳下一趟

每一份新日历的到来,无论是电子版或实体版,都是一个起始的提醒。

好比在机场接驳下一趟班机时,搭客的注意力从上一趟班机,速速地、但又很自然地,转移到新的班机。下一个飞行旅程,又是一个起始。经过两个海关检查准备登机,我留意到,很多人的面部表情都专注在顺利通过下一关。有在孩子的蹦跳下忙昏的父母,有若有所思的单独旅人,其余的人,无论身边有人与否,都双眼紧贴手机,一手拖动行李往行,另一只手不断发送下一个讯息。

每逢在一个机场,就会闪过关于另一个机场的一些零星的记忆。比如那一回在洛杉矶乘搭红眼航班去日本, 整个航班的乘客被五个因着随身行李过不了安检的外国旅客所耽误。机场广播不断催促,身旁的老外听见了名字就转过来对我说:

“你是亚洲人吗?你们不是很有时间观念吗?”

“亚洲很大呀!她可能是日本人,不一定是神州人啊!”

他身边的同伴看了看我,急忙插嘴。我们倆聊了几句后,我抿着一口口的咖啡,本想到免税商店打发时间,才发现就连免税店都沉睡了。不远处一撮原本无语的搭客,开始烦绪起来。只有那一位兀立服务台旁的黑人服务生,非常尽忠职守地手持透明塑料袋(里头装了搭客被扣留的物件),默默地站着等着。这一等,所有的人就等上一个多小时。

这一等,让我看见时间。一群咧嘴言笑的少年,背着行李仍然脚底生风,好不喧哗地,擦过持手杖而行的老人。那一幕,宛如钟表上的一个刻度——年少的分针跳动惹目,岁月的时针却低调迂缓,慢得让人不知觉。待得蓦然一惊,少年已鬓如霜。

终于,那五名虚无缥缈的 “亚洲人”浮现了,各自拎着从免税商店横扫的战利品,悠哉地谈笑风生走过来。购物欲确实有一种转移的能力,让人忘了航行的时间。几个人以无所谓拖延与任性,测试了整个航班的人的涵养和耐性。

都说机场乃人生的缩影,下一趟转机会如何,角色会否转换,当然无人能预知。不同形式的追逐、往返,倒是日复一日在生活中上演。初次降临的机场总让我兴奋好奇,想探索。回到熟悉的樟宜机场,则让我惯性地自喃: “It's great to be back home again.”

接驳下一趟航班,在各个航道上,总会碰上延误——意外或人为——但还是顺畅居多。总归所有擦身而过的匆匆行李,表情和脚步所隐藏的故事,是我们无法看,也无暇看。再多的瞬间心弦触动,皆成徒然。

岁序更新,亥年的旅程中,少不了候机时光。候机转机,似是一回又一回的心情收结,365天里有月黑风高之夜,也有风柔日暖之昼。重要的是,我们要锁定向往的归途。

  • 相关文章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RSS订阅

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